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连线|七星彩走势图综合宝贝
當前位置:首頁  >   雙創

女機長郭慧:有夢想,就能沖上云霄

作者:宋利彩  來源:中國婦女報  發布時間:2018-10-24

郭慧在檢查飛機設備

◆ “只要愛好就值得堅持,只要愛好,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

◆ “事實證明,女性在飛行上并不遜于男性,女性在該做決斷的時候也不會優柔寡斷。希望每一個心懷飛行夢想的女孩都能沖上云霄。”

■ 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記者 宋利彩

就像當初沒有想到自己能當上飛行員一樣,郭慧沒有想到自己能當選全國婦女十二大代表。

郭慧很忙,她不是在飛,就是在準備飛。終于,在一個做“備份”的日子里,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記者在國航飛行員公寓見到了郭慧。短發,一身休閑便裝,說話總是微笑的郭慧,一見面就頻頻道歉說路上堵車所以晚了幾分鐘,給人完全是鄰家女孩的親切隨和,并沒有女機長的神秘和高冷。

“大家可能都被電影里的飛行員給‘騙了’,實際生活中的飛行員沒有電影里那么酷,也沒有那么遙不可及。”郭慧笑說,因此,有了婦女十二大代表的身份,她希望讓更多的女性了解飛行員這一行業,更多的女性沖上云霄,真正撐起飛行事業的“半邊天”。

夢想照進現實

出身于普通工人家庭的郭慧,和大多數人一樣,在成為飛行員之前,對于航空的認知,僅限于為數不多的幾次乘坐飛機的經歷。

“但我們鄰居家有一個姐姐在南航做乘務員,我很羨慕她可以很瀟灑地到處飛。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像她那樣。”郭慧說。

契機,源于在我國實行多年的招募飛行員制度。

2003年,郭慧還在讀高中。4月的某天,國內某航空公司到她所在的學校招收飛行學員,但要求必須是男生。看到這則通知,她和同為女生的同桌很是憤憤不平。

“要是他們要招收女生,我就去試試。”兩個月后,中國國際航空公司也來學校招飛行學員,不限男女。同桌問郭慧:“你不是說要去試試嗎?去不去啊?”“試試就試試。”郭慧報了名。

就這樣,抱著“試一試”的心態,在先后歷時一年、嚴格的選拔過程中,郭慧憑著自己從小愛好體育打下的良好基礎和沉穩、冷靜、細致的性格,過五關斬六將,最終從幾百名報名學生中脫穎而出,成為中國民航大學的一員,開始追逐她的飛上藍天的夢想。而和她一起進入大學的200多名準飛行員中,包括她在內總共只有6名女生。

夢想雖然美麗,但追逐夢想的過程總是充滿了艱辛和汗水。

“上了大學,本以為高三緊張的學習生活結束了可以好好體驗一下輕松愜意的大學時光,卻沒想到一腳踏進了‘高四’,進入另外一個緊張的階段。”郭慧笑說,一是因為中國民航大學實行準軍事化管理,每天早上出操、晚上統一上自習,二是大學四年的所有公共課和專業理論課程要在兩年內修完,因為第三年要去美國的航校學習飛行,而大四就要進入公司進行初始改裝、模擬機訓練了。

初入飛行員隊伍的興奮,最終都化為埋頭學習的動力。郭慧掌握了扎實的空氣動力學、氣象學等大量的飛行理論基礎。“因為飛行員也有淘汰率,并不是所有人都有沖上云霄的機會。”郭慧說,能夠進入飛行員隊伍,父母、親人、朋友都很為自己感到自豪,她不想讓大家失望。

只要堅定目標,就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剛入美國航校,教員的全英文授課聽不懂,郭慧就買了錄音筆,把老師的講課全程錄音,沒聽懂的部分,課后再一點一點啃。

通過四年國內、國外緊張而忙碌的學習,郭慧進入了國航飛行總隊。

沖上云霄

夢想中的沖上云霄,總是充滿了浪漫色彩。

然而,現實與夢想之間,總是充滿了變數。

“我記得很清楚,那是2008年的8月20日左右,奧運會快結束的時候,我第一次作為副駕駛跟隨帶隊機長駕駛737飛南京。”郭慧饒有興趣地回憶說,由于是第一次實際操作大型飛機,在飛前專門找一位師兄帶自己熟悉了一遍飛行的流程,好有所準備。

雖然有了比較充分的準備,但第一次在飛機上跟塔臺通話聯系放行,只報了自己的航班號之后,郭慧就卡了殼,腦子里一片空白……

“我的機長經驗很豐富,見我有點緊張,立刻接過了通話。其實通話有固定的流程,從聯系塔臺申請放行,到聯系地面申請開車滑出,慢慢熟悉了也就不緊張了。”郭慧說,自己的心理素質挺好,并沒有因為“出師不利”而受到什么影響,在接下來的飛行中,她嚴格按照各項操作規程協助機長完美飛完全程。

有了第一次,在接下來的幾年,作為副駕駛,郭慧一邊飛一邊向機長學習、積累飛行經驗。

一次,她駕駛的一個飛往合肥的航班上有旅客突發疾病。得知消息后,機長第一時間做出備降決定,安排郭慧監控飛機儀表,自己與管制部門、公司運行控制中心聯系,協調航班備降。“機長處理得很果斷從容,事后我反復問自己,如果是我,我能處理好么?”并暗下決心,自己成為機長后也要做一個沉著冷靜、善于決斷的女機長。在此后的飛行中,她在盡力協助機長、鍛煉自己的飛行技術的同時,也有意識地鍛煉自己處理問題的能力。

“機長和副駕駛最大的區別就是責任。副駕駛三條杠,代表三個英語單詞:Not in Charge(不負責),機長四條杠,代表四個英語單詞:The One to Blame(負責任的人)。因此,機長必須善于決斷,為乘客的生命財產負責,為公司上億的資產負責。”郭慧不無嚴肅地說。

經過幾年的歷練,郭慧如愿成為國航為數不多的女機長。

談到自己做機長的經歷,郭慧說自己比較幸運,在飛行過程中沒有遇到過突發或者緊急的情況。

“在航校剛接觸飛行的時候,遇到特殊天氣和顛簸,會比較興奮,因為這樣可以鍛煉自己的技術和能力。但真正工作之后,考慮更多的是安全,希望任何時候都能幫助乘客,以最舒適的乘機體驗安全到達目的地。”郭慧說。

其實,“幸運”的背后是郭慧默默的付出。每次飛行,她總是提前做好各項準備,故障都會在地面處理好。尤其是改飛波音787以后,由于大部分執飛國際航線,而不同國家的航空管制員有不同的口音,學英語成了她的日常必修課。而第一次執飛北京-羅馬航線,前一天晚上,她在家里足足聽了兩個小時的陸空通話記錄,反復熟悉意大利管制員的英語。

愛好可以沖破一切阻力

對工作游刃有余后,理想中的浪漫時刻終于變成現實。

“大家都以為飛行員很浪漫。確實,我們在高空能夠俯瞰在地面上絕對體驗不到的奇異壯美,能夠去到不同的國家看不同的風景,有機會體驗異域風情。”郭慧話鋒一轉說,但是,飛行員的工作,更多的是面對同樣的飛機、同樣的駕駛艙、儀表盤,在熟悉的機場和熟悉的航路穿梭。尤其是改飛重型機之后,由于執飛的大多數是洲際航線,空中飛行時間最長的時候長達15個半小時,這對飛行員體力和心理都是極大的考驗。

由于飛行工作的特殊性,只要出門在外,家里所有的事情都完全照顧不了。郭慧的丈夫也是國航的飛行員,在不能顧家的這件事上,兩個人也頗有默契地認同了彼此。今年已經上小學的兒子,自從出生,就由老人全權“代理”。因此,不飛的日子,郭慧大部分時間都用來陪孩子了。

“我已經半年沒看過電影,這一個月里和丈夫也只一天在一起。”郭慧說。雖然如此,郭慧仍然希望有更多的女性加入飛行員隊伍。

“只要愛好就值得堅持,只要愛好,所有的付出都是值得的。”郭慧說,有一次航班落地,一名白金卡旅客想要機長的簽名,當他看到駕駛波音787夢想飛機的竟然是一位女機長,他驚訝的表情,讓郭慧很是驕傲。

“并且事實證明,女性在飛行上并不遜于男性,女性在該做決斷的時候也不會優柔寡斷。希望每一個心懷飛行夢想的女孩都能沖上云霄。”

現在,除了“平安飛到退休”,郭慧最大的夢想,就是為更多的女飛行員做教員,把自己多年來積累的知識和經驗傳授給她們,把更多的女飛行員送上夢想的藍天。

編輯:李凌霄

風尚 更多 >>

愛的藝術 更多 >>

更多 >>人物

環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頂部
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龙虎相斗是什么生肖 3d预测 凤彩网 重庆时时彩计划_人工版 时时彩个位单双技巧 足球计算器让球胜平负 河北11选五胆拖投注表 赌红包尾数玩法 pk10套利刷水怎么样 11选5前三直怎么算 二人斗地主送金币棋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