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连线|七星彩走势图综合宝贝
當前位置:首頁  >   新女學

女性主義學者應“關懷”現實生活

作者:肖巍  來源:中國婦女報  發布時間:2019-04-16

編者按

當代女性主義哲學領域的領軍人物努斯鮑姆在為巴特勒寫的書評中,對巴特勒的理論與女性現實生活處境之間的關聯提出了一些疑問。本文作者認為,努斯鮑姆提出了一個今天所有女性研究學者都應當認真思考的問題——理論研究究竟與女性生存現實如何關聯,并認為巴特勒以往的一些作品雖然晦澀難懂遠離現實,但是其在“911”事件之后迅速出版的一系列著作,充滿了她對女性和人類的現實命運、對于人的尊嚴和權利,以及人的可生存性的關切和思考。

幾個月以來一直在思考寫一篇關于巴特勒的學術論文,閱讀諸多文獻資料后依然不得要點……

無奈中,偶讀一篇美國哲學家努斯鮑姆為巴特勒寫的書評,看到她把巴特勒的四本著作:《令人興奮的演說:表演的政治》(1997年)、《權力的精神生活:屈從理論》(1997年)、《身體之重:論“性別”話語的局限性》(1993)和《性別麻煩:女性主義和身份的顛覆》(1990年)合起來一并完成一篇書評,順便對巴特勒的寫作方式,尤其是作為女性主義學者,應當以什么樣的態度“關懷”現實發表一些議論。讀罷感覺她對“巴特勒寫作方式”頗有微詞,這也令我的眉頭略略舒展,好像論文未能交稿的原因也不全在自己。

“一切都是解釋”

在努斯鮑姆看來,巴特勒“完全偏離生活的物質方面,走向一種口頭的象征政治,這種政治與女性的現實處境鮮有聯系”。因而,對于那些急于從巴特勒著述中尋找矯正現實不公正方略的人們來說多半會失望,這些人“只會被巴特勒那種糨糊般的行文所困惑,她的行文中低吟著一種‘不足以與外人道’的調調,還有那些數不過來的,需要解釋的人名”。

無獨有偶,這也讓我聯想起另一位學者的評論,英國研究者薩拉·薩里2002年出版一本評論著作《朱迪斯·巴特勒》,薩里也說巴特勒的寫作方式是疊加問題而不作答,論述起來無頭無尾,是非線性和非目的論的,理論的演進也是一個不斷生成的過程,思想的運動類似于一條或者是一系列“莫比烏斯帶”,圍繞著問題轉圈而并不試圖解決它們。“莫比烏斯帶”是1858年由德國數學家莫比烏斯(Mobius)等人發現的只有一面的連續曲面,例如把一個矩形紙帶扭轉成180度后將端點連接起來,它的起點和終點是重合的。

說實在話,我不想也無法辨別努斯鮑姆和巴特勒之間孰是孰非,因為兩人都是當代女性主義哲學領域的領軍人物。我想巴特勒對于努斯鮑姆的議論也不會在意,因為她是那樣一位充滿形而上學玄想,終日活在自己思維世界的人。我曾經為了盡快把握巴特勒的理論,問過她感覺哪本對其思想的評論著作更接近她的本意?也提到薩里的這本書,她倚靠著電梯墻壁輕松地說:“我從來不讀這些評論著作,也不知它們都說了一些什么。”這就是那個榮辱不驚、我行我素的巴特勒。

其實,這也沒有什么好奇怪的,在解釋學看來“一切都是解釋”,當一部作品問世之后,就連作者本人最終也不免成為解釋者之一,因為他已經無法控制他人對自己作品的認知和理解。所以說,所有研究巴特勒的人,包括巴特勒本人都是她思想的解釋者,而且在她那里,思想本身的靈動性和多樣化很難使哪一種觀點成為亙古不變的“客觀真理”,她對自己的觀點也抱著一副“走自己的路,讓別人說去吧”的態度,這也難怪努斯鮑姆說巴特勒身上洋溢著一種“不足以與外人道”的調調。

理論研究與女性生存現實的關聯

然而,努斯鮑姆的評論也不是沒有意義的,她提出一個為今天所有女性研究學者都應當認真思考的問題——理論研究究竟與女性生存現實如何關聯?顯然,努斯鮑姆格外敬重為改變女性受壓迫現實命運而以身抗爭的英雄。例如她肯定會贊美為女性解放事業而獻身的人。在國際婦女運動史上,英國女教師埃米莉·戴維森(Emily Davison),為了爭取女性投票權曾九度入獄,并在獄中絕食表示抗爭。1913年6月4日,她懷揣著“給女性投票權”的紫白綠色橫幅沖向王室成員的賽馬,自戕于國王喬治五世的馬蹄下,不治身亡,并由此被認為是女性爭取平等政治權利的奠基人之一,其行為入選英國ITN電視臺“20世紀20個標志時刻”。而且,在種種社會輿論壓力下,英國政府終于在1918年2月賦予30歲以上女性以選舉權。

努斯鮑姆也贊美當代女性主義法學家凱瑟琳·麥金農,因為她的每一本著作都不回避介入到某一真實的法律或制度議題,即便人們不同意她的觀點,也不得不想出另外的方法解決她提出的問題。盡管麥金農把美國社會的等級制視為文化的痼疾,但還是致力于通過法律來改變世界,提出反強暴和性騷擾,以及國際人權法案等。努斯鮑姆還提到印度女性主義者也在從事各種改變女性實際地位的活動,例如教女性識字、改變強暴法、努力使社會意識到性騷擾和家庭暴力問題的嚴重性等,在努斯鮑姆看來,這些女性主義學者的理論研究充滿了社會現實擔當。

然而,如今美國的女性主義研究卻出現一種新潮流,用一種象征、抽象和晦澀的方式談論話語的顛覆,把象征性的口頭政治當成真實的、唯一的政治類型。不信人們可以讀讀巴特勒的書,看看搞清楚她的思想究竟有多難。努斯鮑姆也承認,巴特勒特別聰明,在公共場合總能把話說清楚,讓聽眾迅速把握自己的觀點,但寫作風格卻非常晦澀,把各路大師相互矛盾的理論,如弗洛伊德、福柯、拉康、阿爾都塞、莫尼克·維蒂格、蓋爾·魯賓、J. L. 奧斯汀,索爾·克里普克等人的觀點都糅合在一起,因而“要想在她引以為支撐的這么多相互矛盾的概念和學說之中找出她的觀點,實在令人犯難。”可巴特勒的這種晦澀偏偏造就出一種“重要性”的光暈,人們對此產生深度的敬畏和膜拜,于是晦澀便填補了由于缺乏真正思想和復雜性而留下的空白。所以,努斯鮑姆認為巴特勒于1998年獲得《哲學與文學》雜志頒發的“年度糟糕寫作競賽獎”第一名也是情理當中的事。

努斯鮑姆還把哲學寫作的方式提到是否尊重靈魂的高度,認為平等的人應當不靠任何蒙昧主義的把戲交換論證和反論證,應當寫得清晰、美妙、親切和充滿善意,尊重讀者的智力,甚至不惜暴露出自己的不確定性。而從這一意義上說,巴特勒著實令人失望,她不僅把相互矛盾的東西堆積在一起,光問不答,還對舊的范疇進行藝術性的戲仿(parody),用嘲弄的方式對原初規范進行顛覆性的沖擊,這主要體現在巴特勒最著名的理論“戲仿性表演政治”中。努斯鮑姆苦口婆心地指出,無論對于福柯還是巴特勒來說,無非就是需要回答人類應當有哪些自由和機會,社會制度如何將人類當作目的而不是手段,要提出一種什么樣的人類尊嚴和規范性理論,可這些對他們來說咋就這么難呢?努斯鮑姆難以理解。

任何評論都是評論家此時此刻的一種解釋

然而,世事難料,努斯鮑姆在寫作這篇書評時并沒有預見到美國的“911”事件。如果翻翻巴特勒在“911”事件之后迅速出版的一系列著作,例如《脆弱不安的生命:哀悼的權力與暴力》(2004)、《為自我提供一種解釋》(2005)、《主體意識》(2005),以及《抵抗中的易受傷害性》(2016)和《戰爭的框架》(2009)等,便會發現她對于女性和人類的現實命運、對于人的尊嚴和權利,以及人的可生存性充滿關切和思考。

我的朋友,一位專門研究女性哲學家的美國著名教授瑪麗·維特對我說過,她編輯的書籍不寫在世的女哲學家,因為人們的觀念每天都在變化。所以,作為一個哲學大師,努斯鮑姆也有看走眼的時候,人都是一個小宇宙,沒有本質和固定屬性,我們所看到的都是一些碎片,所評論的也都是一些基于碎片的解釋,“認識你自己”是古往今來的哲學追求,我們連自己都很難說清,如何確定已經看透了他人?我這樣說不是在強調不能評論他人,只是想說,任何評論都是評論家此時此刻的一種解釋,千萬別太當真了。

(作者為清華大學哲學教授、博導)

編輯:

風尚 更多 >>

愛的藝術 更多 >>

更多 >>人物

環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頂部
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11选5技巧任5稳赚方法 百人现金炸金花手机版 微信三公游戏下载 幸运飞艇pk10软件 安装重庆时时彩老版本 后三直选稳赚教程方法 快3计划软件手机版式 奔驰误乐亚洲第一网址 北京时时赛车开奖记录结果查询 比分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