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连线|七星彩走势图综合宝贝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焦點

“網約護士”怎么才能讓患者“約”得安心?

作者:韓亞聰  來源:中國婦女報  發布時間:2019-04-19

????巨大醫療期待背后還有許多“問號”

一些網約護士平臺僅僅審核上傳的電子材料,并沒有做到身份認證和實體審查,有的護士執業資格已經過期,有的護士借用其他護士資料注冊。

并非所有的醫療護理服務都可以通過網絡護士開展,有一些醫療風險比較高的,必須要由專業機構和專業人員提供服務。

價格問題至關重要,如何定價,誰來定價,誰來監督雙方的成交價,誰來監督誠信履行,有沒有相關的快速解決問題的后續制度安排,都是相關部門應該考慮的問題。

□ 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記者 韓亞聰

超2.5萬人購買靜脈采血服務、近3萬人購買打針服務、1萬多人購買普通換藥服務……這是國內一家網約護士平臺的熱門服務數據。

“我母親是植物人,網約護士剛開始流行的時候,我就下載了一款用戶比較多的App。”北京的王女士告訴中國婦女報·中國女網記者,她母親需要經常換導尿管,通過在這家網約護士App上預約護士,一次100多元,“雖然需要自備材料,但確實不用每次去醫院了,節約了很多時間。”

從2015年開始,網約護士平臺誕生,引發了一波創業小高潮。但多點執業、醫療風險、收費高昂等問題始終困擾這一業態發展。到如今,已有“醫護到家”“金牌護士”“泓華護士”等多家平臺上線,其背后,蘊含著巨大的消費需求和醫療期待。

今年2月份,國家衛健委下發通知,將于今年2~12月在北京市、天津市、上海市、江蘇省、浙江省、廣東省開展“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這意味著“網約護士”有了官方許可。而在網約護士不斷熱門化的當下,怎么保障患者和護士雙方的安全?如何將醫療糾紛的概率降至最低?對待有巨大發展潛力且有助提升民生福祉的新事物,既包容又審慎、既引導又監督,成為促進其良性發展的社會共識。

銷售達千萬元的熱門服務

打開一款頗為火爆的網約護士App,記者發現,盡管諸如打針、換藥等都是比較簡單的醫護服務,但其價格都在150元/次以上,且如果在一小時之內上門或特殊時段(22點到早上7點)的,需要另付加急費用30~50元,否則護士可以拒絕提供服務。盡管如此,仍有不少人選擇購買服務。

記者粗略統計,在此平臺上,僅6類熱門服務目前總購買人數便超8萬人次,銷售額達1300余萬元。

據平臺介紹,網約護士服務主要包括護士上門、護士陪診、上門檢驗三大項。每一項平臺都對患者有嚴格要求,例如預約護士上門,用戶需要自備藥品、處方、有效醫囑證明等相關資料。

而記者在平臺上并未發現太多對上門護士的業務相關要求。

這些護士都合格嗎?他們主要來自哪里?如何保證護理正規性?對于記者的這些疑問,客服解釋,上門護士都有護士資格證書,護士注冊時平臺也會對其資質進行審核。護士來源主要是各個醫療機構的在職護士。“患者需要把自己的地址告訴護士,但我們絕對保證不泄露隱私。”

盡管保護隱私至關重要,但針對網約護士還有諸多“問號”。如何平衡機構與護士、護士與患者之間的關系,仍存在不確定性。

此前,有媒體曝出有平臺護士繞過醫療機構個人接單的行為,有律師稱,這一行為涉嫌非法執業。個人接單若發生醫療糾紛,護士承擔的法律風險無疑也是巨大的。同時,一些網約護士平臺存在僅僅審核上傳的電子材料的問題,并沒有做到身份認證和實體審查,有的護士執業資格已經過期,有的護士借用其他護士資料注冊,或者接單之后由他人頂替提供服務。

“這其中存在信息不對稱問題,醫患關系本來就是敏感的關系,在醫院里都存在處理不好的情況,何況延伸到互聯網里。” 長期在西安從事民商法律事務的律師舒思敢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網約護士資質混亂的問題怎么解決?誰可以注冊上傳資料?由誰來負責審核監督?如果護士資質存在問題,就涉嫌非法行醫的違法行為,在具體醫療過程中發生事故,又如何解決糾紛?“這些都是不容忽視的問題。”

高風險醫療狀況不能依賴網約護士

寧波大學醫學院附屬醫院和寧波云醫院簽約,成為浙江省內首家推行“互聯網+護理服務”的實體醫院;3月4日,廣東首家“網約護士”上線;上海的不少社區醫院也開啟了網約護士服務……國家衛健委公布的“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省市中,許多醫院和醫療機構紛紛“試水”。而試點省市之外,一些地方公立醫院,如武漢、哈爾濱、濟源,也已開始了對“網約護士”的探索。

點開微信,搜索“康康護理”公眾號,在預約服務中輸入姓名、地址、電話,最后選擇服務項目,在線支付,耗時不足兩分鐘,便可輕松預約“網約護士”的上門服務。

這是黑龍江哈爾濱南崗區人民醫院整合全院醫療資源,搭建的共享護士平臺。據了解,目前該平臺注冊護士超80人,都是工作三年以上、有豐富臨床工作經驗,具有資質和護理經驗的專業人士,可為用戶提供無縫式、便捷式、上門式的診療護理等健康醫療服務。

據介紹,平臺主要服務的人群為行動不便、居家養老患者及新生兒、孕產婦等人群。包括留置胃管、導尿、霧化吸入、吸痰、換藥處置、采集血標本等護理服務,中風推拿、言語訓練、耐力療法、康復綜合評定的康復服務,以及為孕產婦、新生兒提供保健服務,服務項目超過50余項。

“以前哈爾濱沒有‘網約護士’,我每次都是求相熟的護士幫忙,可是相熟的護士時間不固定,給錢人家還不收,欠著人家很大的人情。現在哈爾濱有了‘網約護士’,我切切實實感受到‘送醫上門’很方便。” 作為受益者,馮先生感慨地說。

國家衛健委相關負責人表示,在試點實施過程中,特別規定護士不是以個人的身份去提供服務,而要從醫療機構中進行選擇;在醫療安全上,并非所有的醫療護理服務都可開展。“我們要探索能夠開展的服務項目和范圍,比如一些壓瘡的簡單處理;有一些風險比較高的,不能通過這種方式來進行,必須要通過專業機構和專業的人員進一步開展。”

具體執行層面,“正負清單”成了試點省份防范醫療風險的撒手锏,侵入性和有創性操作被排除在外。比如,北京在2018年12月底就制定了服務目錄,包括換藥、靜脈采血、肌肉注射和皮下注射、更換導尿管等。考慮到輸液風險大,各種不良反應多,該項目被取消。2019年4月初,廣東也確定了首批43項服務,同樣嚴禁上門輸液。

護士和患者都需要安全保障

“網約護士”中安全是最重要的,其安全又主要分為護士端和患者端兩個方面。

有專家表示,目前護士主要為女性群體,面對危險的總體應對能力較弱。在外出過程中易遭受不法分子的襲擊,而且在目前醫患關系問題較為突出的現實情況下,一旦與患者家屬發生醫患糾紛,人身安全易受到威脅。“保障護士安全既需要平臺加強細則的制訂和執行,也需要政府監管部門介入,建議為注冊護士購買人身保險。”

國家衛健委在試點方案中明確提出,試點醫療機構要為護士提供手機App定位追蹤系統,配置護理工作記錄儀,使服務行為全程留痕可追溯,配備一鍵報警裝置,購買責任險、醫療意外險和人身意外險等,切實保障護士執業安全和人身安全。“我們還在研究完善護士外出執業的風險管控,包括上門服務出了問題承擔怎樣的法律責任等。”上海市衛健委副主任趙丹丹說。

在網約護士中,患者的人身安全同樣面臨潛在風險。

有在平臺簽約護士表示,雖然其所在平臺自制的《上門知情同意書》中規定,護士須按正規醫院開的處方和院外注射證明注射,但實際上,一些護士多按客戶要求進行藥物配比、注射。“如果不最大限度地讓客戶滿意,平臺就會減少我們的接單量,從而影響收入。”

對此,北京三甲醫院護理部專家指出,盡管患者方面需要提供醫生處方等相應證明,但是對于護士來說,該藥品的來源、藥品質量乃至儲存運輸方式是否正確,都是未知的,任何一個環節出了問題都能導致藥物不良反應乃至醫療事故。而護士在醫院服務時,醫院有一整套軟硬件系統作為保障。在脫離醫院監督的情況下,當出現藥物不良反應的時候,由于現場缺乏醫生指導、沒有急救器材等情況,護士也許無法采取有效救助措施。

無法回避的資質和價格問題

值得注意的是,“互聯網+護理服務”試點工作方案明確,取得《醫療機構執業許可證》并已具備家庭病床、巡診等服務方式的實體醫療機構,依托互聯網信息技術平臺,派出本機構注冊護士提供“互聯網+護理服務”。

“這也意味著由社會力量推動的網約護士類App并不符合方案的服務主體要求。”北京中醫藥大學法律系醫藥衛生法學副教授鄧勇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表示,盡管方案允許試點醫療機構與具備資質的第三方信息技術平臺建立合作機制,但如果網約護士類App并沒有與相關醫療機構簽約合作,或者沒有獲得相關資質就從事“互聯網+護理服務”,實質上違反了行政管理規定,將可能受到相關行政管理部門的處罰,今后將不再提供網約護士服務。

“即使資質不存在問題,在具體醫療行為里發生醫療不當導致患者損害又如何解決糾紛?從患者的角度看,患者如何準確向網約對象描述病情以及如何闡述所需醫療服務,這都是面臨的問題。”舒思敢進一步提出,從合同角度看,雙方的網約合同何時成立,是預約就成立還是付費后成立還是醫患雙方實際見面提供相關服務才成立?合同何時成立,決定了一旦出現違約情況如何追究相關違約方的責任。

“網約護士的服務價格確實很高,很多項目是醫院的十幾倍甚至二十幾倍,作為消費者,還是不太明白這是怎么定價的。”王女士說。

記者在幾個網約護士App上也發現,其價格均大大超出醫院相關醫療服務的價格,且無針對定價的解釋說明。這一消費者最為關注的問題之一,目前遵循“市場調節價格”。

一些違規平臺缺乏對服務的監管機制,消費者權益容易受到侵害,維權困難。“有亂收費的,價高質次的,有的是收費服務差的,有的是自己自帶所謂的針劑,有的可能不一定合格。費用在變化,一次一百多,二百多,明碼標價,有的去了以后再提價10%等等。”有專家曾擔憂地表示。

舒思敢也認為,價格問題至關重要,如何定價,誰來定價,誰來監督雙方的成交價,誰來監督誠信履行,有沒有相關的快速解決問題的后續制度安排,都是相關部門應該考慮的問題。“網約護士本質是一種輔助醫療服務合同,從法律角度,需要考察雙方主體的合格問題,也就是準入問題,考察合同成立生效問題,也就是時間問題,考察合同履行過程出現的違約問題,也就是如何解決守約,違約,懲罰的問題。”

編輯:陳潔

風尚 更多 >>

愛的藝術 更多 >>

更多 >>人物

環球女界 更多 >>

clear
返回頂部
七星彩走势图带坐标连线 时时彩规律口诀 比分网足球 竞猜计算器足球胜平负 3d包胆一个号多少钱 全球彩票下载 五洲国际彩票 牌九数学压庄公式 老时时彩历史开奖号码 时时彩不定胆五星三码 pk10走势图入门